洛阳

您的位置: 主页 > 洛阳 >

天津设计周 建筑与城市规划天津论坛

发布时间:2021-10-03

  2016天津国际设计周于2016年5月13日至18日在天津市河北区北宁文化创意中心和巷肆创意产业园举办。本届设计周以“行住坐卧”(Walking Standing Sitting and Lying Down)为主题,涵盖设计竞赛、天津论坛、主题设计展览、传统工艺展、中意实验班、黑川塾、“随艺生活创意市集”七大项主体内容,集中展示、推介天津文化创意与设计服务。

  2016年5月14日,在北宁文化创意中心A座二楼报告厅举办了建筑与城市规划天津论坛,著名国际设计师GIUSEPPE TODISCO、CARLO RATTI、MASSIMILIANO CAMPI以及国内设计师陈大瑞、曹晓昕、高一强莅临现场与听众一同分享设计感受。

  他是建筑学杂志Domus和意大利著名日报Il sole 24 ore的签约专栏作家,为BBC,La Stampa,科学美国人,纽约时报撰写过稿件。设计作品曾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巴塞罗那设计博物馆、伦敦科学博物馆、旧金山GAFTA基金会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1世纪国际艺术博物馆的展览。曾登上《Esquire时尚先生》杂志“2008Best&Brightest”榜单,并被Thames&Hudson选为近60年中的60位最具影响力创新者之一,被《Blueprint》杂志评选为25位“影响设计领域的人”之一,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2011你需要知道的人”。被《FastCompany》杂志评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设计师”之一。在2008年世博会上,他的Digital Water Pavilion(数位水展览馆)被时代杂志评为年度最佳发明。他也是意大利文化部长任命的意大利设计委员会(意大利政府机构直属的一个咨询部门)成员。

  我非常高兴能够来到天津和大家一起分享我的想法。曾经有人预测说我们的城市会逐渐消失,但是现实是城市在最近几年内得到的巨大的发展。城市与数字方面也在不断融合,如果我们把数字化和世界融合,那么我们通过这些信息能够更好的了解我们的建筑,了解我们的这个城市,同时对这些信息有所回应。

  我们希望把建筑赋予生命,比如这个沙堆,通过扫描仪可以用手营造各种各样的形状,这就是我们基本的想法,想把这个材料变成一种活性的东西。在米兰展中,我们做了一个VERTO的模型,这种材料制成的沙发可以根据人的这种体型进行不同调整其舒适度。

  对于现在还不存在的材料,我们可以构建一个模型,用3D打印机制作出来,便于阐释我们的设计概念。

  这个项目通过屏幕可以把周边的展示出来。我们设计的建筑空间,可以让每一个墙壁变成一个屏幕。当人们在其中移动的时候,可以将各种各样的影像展示出来,可以将空间最大化的利用起来。

  供暖方面我们经常会浪费很多能源,例如家中没人的时候也会消耗能源。假如我们能将能量消耗动态变化,根据家中实际情况调整能源消耗,这就形成我们的理念。比如根据家中是否有人进行局部供暖,节约能源。制冷的也可以利用同样的原理,比如我们可以制作小型制冷系统,跟着人移动。

  去年世博会的主题是地球,我们所做的两个展馆用全新的方式来分配食物。通过展示未来超市影像,让顾客看到每一个产品的同时能够看到产品背后的故事。我们的想法来自于意大利小说家笔下的塔罗曼,有一天他到了巴黎,进入了一个奶酪店,他看到这些奶酪就开始想象着每个奶酪块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故事,随后感觉到进入奶酪店就像进入到卢浮宫的博物馆一样。我们因此有了这样的想法,通过互联网看到一瓶葡萄酒,就可以看到葡萄酒里面各种各样的相关的信息。在一所英国的超市中,你用手机对产品进行扫描,手机上就会展示有关产品的各种各样的信息。我们如何利用现在的技术达到这种效果呢?我们可以看到,首先是一个桌子,我们把所有的东西展示出来放在这个桌上。在桌上有各种各样的传感器,能够感知到人运动。我们通过传感器了解到这些客户在做什么,只要一碰这个苹果,那么相关的信息都在上面展示了。这个是在意大利的一个超市中进行的展示,一旦人接近这个苹果的时候,相关的信息就会展示在上面的屏幕当中。这个项目可以展示出人所感兴趣的信息,同时还可以搜集客户的相关信息。

  米兰拖拉机制造公司利用传感器创造自动驾驶的车辆,有两个传感器,他通过扫描外面的信息,定位车辆的位置。通过获得的信息可以使车辆自由的行使,现在已经有100%的自由行使技术。这种拖拉机因为行驶速度比较慢,自动驾驶拖拉机就能够在不同的地点完成不同的播种工作。我们可以通过拖拉机对各种各样的作物进行护理,或者某种程度上可以把它想成大型的土地3D打印机,可以用不同的种子,把不同的空间不同的花种植出来。通过勘测和设计,通过拖拉机的自动播种,种植出我们想要的图案。

  通过控制管道和水,可以把水变成动态的水幕,展现出相应的影像。通过这种水柱、水流以及这种互动器,能够跟当中这些人群进行互动。有一天这些传感器出现故障了,反而变得更加有趣了,孩子们从水幕的空隙中跑来跑去,避免被水打湿。

  这个项目来自于麻省理工的一个实验室。这个项目的目的是在哥本哈根利用数字技术来解决当地人交通的问题,哥本哈根的自行车占有交通的35%-40%。

  我们看到这个项目的核心是非常独特的车轮,这个车轮可以将动能转化成电能,这是我们理念,目前还没有实现。我们我们先做了一个圆形的车,将发动机和电池都放在车轮当中,虽然不美观、但是实用。同时根据内部需要进行相应的调整,把所有的部件组合在一起,放在车轮当中。这个核心就在轮子上,外观的设计还会继续美化。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将动能变成轮子的能量。接下来是跟智能变化之间的互动,通过智能变化的互动可以对人进行相关数据的搜集,根据不同人的使用习惯,智能自行车会随之调整。同时这个车轮还可以获得各种各样的数据,比如说污染的数据,行走的距离。通过搜集一些自行车的数据,就在很短的时间就可以获得有关哥本哈根市的信息。那么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些信息服务于设计、服务于城市管理。

  2010年9月参加“第十六届中国国际家具展览会”,产品“寒江雪”沙发获得客厅家具类金奖。

  2012年4月,产品“万花筒”受邀米兰设计周-“坐下来”中国当代坐具设计展。

  2012年12月,产品“寒江雪”、“青纱”和“提香”获得CDA·2012中国设计奖(红棉奖)人居类-提名奖,获得CDA·2012中国设计奖(红棉奖)年度设计新锐至尊奖 。

  2013年9月参加“第十九届中国国际家具展览会”,产品“莫言”书桌获得书房家具类金奖。

  2014年3月,产品“蝴蝶桌”获得第33届中国广州家具博览会设计展最佳创意奖。

  融合第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就是提取共性,无论是在建筑室内、家具或者服装之间,它所有的共通性,是在于提取共性的过程中形成的。尤其是对生活行为的提炼。就像这双用了几千年的筷子,它的形态始终没有发生过变化。在饮食上我们可以吃豆浆油条,也可以吃牛排,所以当这种信息共性出现的时候,我发现以往我们对于这种共性提炼的时候,我发现远远不够用了。在现在的融合之下,我们会突然发现服装的面料再也没有以前那么耐穿了,食物也没有那么好吃了,是什么造成的?以前在思想上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但今天通过网络可以快速获得我们欠缺的一面,所以在思想上面,缺少的是思维,缺少的是实践性的践行。无论多么发达,在中国社会还是需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包括重组,我们通过四维空间游览的方式,把最漂亮的内容集合在这里形成一幅新的画作,这种重组的方式应用的是最多的。

  还有时代画,这把椅子无论是从工艺和造型,它都代表那个时代的时尚。你在今天看它的时候,是汲取的一种精神。

  融合就是交融、匹配,这种交融就像铝美合金,有铝的加入变得非常美丽,但是保证了非常轻的特征。融合是一个重生的过程,在产品设计当中功能是基础,最重要的是美的体现,这种美是最难说清楚,最难以体现清楚。因为沙发舒服不舒服可以试出来,工艺做的好不好可以用眼睛看出来,但关于美是如何体现的?在我们的城市当中,我认为比例和尺度是作为美感存在的最重要的因素。

  那么当代的一种美是什么?我们有喝茶的习惯,大家会做一些茶的仪式,当代艺术中,我们可以通过提炼来实现这种方式,让喝茶变成了你生活当中最容易实现的一部分,而不见得一定要成为艺术感。现在和未来一样,是非常容易融合的。只要把茶艺和它进行非常简单的结合,木板可以在桌面上进行滑动,随时可以进入到喝茶的状态。

  这几年我一直在思考融合,融合到底是什么呢?其实真正的放松来讲融合的时候,融合其实就是生活习惯,就是你在日常生活当得到的一些启发。从这把椅子开始说,严格来讲是明式的一把圈椅,圈椅是礼仪性的东西,尽量是能够适合人,让人喜欢。在北方室内外温度差大,进入到室内有暖气,可能要把外面的衣服脱下来,脱下来之后正好搭在椅背上,同时椅背变得舒适了,我就把它变成了春秋椅,春天的时候可以把椅背拆掉,冷的时候可以装上,其实就是棉衣和一把椅子的结合。

  还有蝴蝶椅,蝴蝶椅这个地方的弧线,不是当时设计出来的,是在后来打样出来过程中,形成的弧线,不是设计好的弧线。

  你抛去所有的认知和理念的支撑,突然来的一种灵感,这个时候互动性、体验性、共鸣性会更强。这个屏风做了无数次的展览,每次得到的反馈都是不一样的。这个是直接从原木剖析的切面,我们在制作这个木质家具的时候,原木要进行切片,切片之后要进行另外的加工。那么从这个里面想到去做这个屏风,完全是随着原木的形状来体现的。王开光老师,蛮有幽默感的艺术家,他起的名字叫夫妻肺片,他从艺术角度讲述了很有人文的故事,说这是两颗树,他们原来是在长在森林里的,死后还依然在一起,所以叫夫妻肺片。

  这个木材本身有一些虫洞,还有一些山水纹理,就像山水画一样,当旋动的时候景象也是不同的。在南方展览的时候备受欢迎,南方人会发现自己的门或者是窗户都会有这样的体验,都是旋转安上去的装上去的。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展览真的能看懂这个设计的人,主要还是中国人。2010年的寒江雪这种设计,确确实实是那个时候的心境写照,你有设计但没有办法去实现。现在很多家具制造品牌,他们会去埋怨会中国的制造体系非常的差,但作为他主要的生产环节的制造者,无论从经济上或者是意识上远远有这种实力采用最先进的生产方式去做,但他还在抱怨,如果设计师抱怨还情有可原,但作为最重要的生产链条制造环节仍然在抱怨的话,我想我们最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去创造更大的经济效益,而不是如何做一个有影响力的事业,或者是连开始都不愿意。

  这个是月光宝盒,是2016年做的一款产品,这个时候我心态已经放的很轻松了,没有必要说你能够去改变什么,或者是去影响什么,其实就是能够去做快乐的设计,以设计作为牵动。

  这个茶几可以滑动,我希望它在哪茶就在哪,所以茶几是最容易发挥想象力,最没有束缚的一个可以让你随便做的产品。

  这个是今年在做的翌沙发,原来是想叫飘逸的逸,就是说回到家里可以很舒服,不用去拿这个拿那个。这个是制造了子空间的情况下有两个高低背的选择。而且在扶手的地方也是做了一定的功能,可以随意开合。当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突然想到我们每天在用的笔记本电脑的那个翻轴是可以随意停摆的,那么这个轴是用了笔记本电脑翻轴的东西去做的开模,所以这个随着你的力度大小,可以停摆到你任何想要的角度。比如说你坐在这个沙发上你想要自己独处,不要受外面的影响,就可以把扶手搬过来。同时它有桌,而且是个双层托盘是可以拿下来的。两个人的世界的时候,两个人可以坐在双座位这里。微靠头的,很舒服,一个人可以使用这个桌子。两个人烦了,他可以在这里,另外一个人躺在这边,还有两个人的交流,就靠这个桌子来组合成虚拟空间。在我们那个年代的时候,上学的时候还有三八线呢。这个桌子是整体用模具开出来的,当时就是为了实现这个桌子能够既坚固又耐用,并且它非常的轻,能够来回来去的挪。

  这个下面是一个金属的,上面是一个木质的托盘,这里面是一个皮革,因为考虑到拿走的时候可以放在另外一个跨桌上面,而且从它的结构上来讲,我希望从下面看不到一个螺丝,并且能实现和扶手的连接,所以这个成品依然做出来了。所以整个来讲就是做了几个单元的组合,实现你不同的需求。那么实现个性化的选择,就是靠背的调换,根据自己的这种就能够让选择者或者是使用者能够把自己的审美和要求能够融入当中,形成自我选择的状态。其实这里面我也融合了一些汽车的配置和一些选择的方式。谢谢大家!

  1970年生人,1989年考入东南大学(原南京工学院)建筑系建筑学专业,获学士学位。199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建筑系,获学士学位,现任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器空间建筑工作室(第七建筑工作室)主任、主持建筑师,兼总院副总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教授级高级建筑师、杂志《a+a建筑知识》编委。曾获中国当代十佳青年建筑师、全球青年华人建筑师奖,2012年被中国建筑学会评为“当代中国百名建筑师”。著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新办公楼》、《纯的杂》等书。代表作品有软昌平总部大楼、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新办公楼、北师大国际学术交流中心、《漂浮》等。

  我觉得第一位意大利的设计师给我们展现了用科技贴近生活的状态。我本是建筑师,但最近这几年不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纯粹的建筑师,而是定义为一个设计师。设计其实都是相通的,无论是巨大的城市,还是一个小的器皿。

  这是一个取暖壶,这个设计已经彻底的消失掉了。这个壶完全是一个工艺品,是经过设计了,是完全有用的。但是这个物件到现在是消失了,我们姑且可以叫移动式的采暖设备,因为它是利用炭火,用铜做的还有用铸铁。在江浙那一片都有这个感受,包括中国的更南部,室内没有取暖,孩子相对来讲是比较脆弱的,所以过去稍微富裕点的人家,都会有一个移动的采暖设备。我后来查阅资料,这个是一个半工业化的产品,他有铸教的工艺形成了打磨的产品。

  那么至今没有这样的物件了,因为首先我们不需要了,但是生活中又有新的需求,设计师就是在解决我们未来的一个生活问题。

  这个是我在十年前在北京建国门桥,这是在朝阳街上唯一一个没有用铝板或者是磁砖盖起来的房子,建筑师对材料很感兴趣,工艺设计师都叫做材性,能够体现材性是最激动人的。建筑也是,我作为一个设计师以前更多的都是用脑思考,就是你基本上在画图,你有方案,然后审批完做施工图,这里和你设计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你会拿到工地,工地现在叫按图纸施工,基本上你不会参与到用手来接触这些材料的过程。我们现在更加的膨胀,因为人学会了用更多的工具,原来我们只是用尺子来画图,现在有了更时髦的参数化设计,我们都不知道可以飞到什么地方,这是比较兴奋的点,同时也是比较危险的点。这样一个图形是完全抽象的,它的这种形式和材料根本没有建立起绝对的良好的一个关系。前不久,在建筑圈里非常著名的哈迪德一个女性的建筑师去世了,她在中国留下了很多的房子,可是我们去看,广州歌剧院完成度非常低,它是这样一个规则的体型,完全人工的把石板裁出来,拼成他的这样一个形态。这个完全是连大脑都不用甚至用电脑来思考的一个极端的恶果,这并不是一个建筑师或者是设计师追求的状态。一旦你只是一个画图的人,你和你的材料失去了对话,你的设计就非常的危险。

  这个是用混凝土做起来的房子,可以和两层梁连接在一起,安装的非常快,十年过去了他看起来是最新的,因为他相对的缝隙要比石材那些都要小,因为只有这些缝隙经常藏污纳垢,我们还和工人一块动手去研究这样的一块,有点仿中国铝窗的状态,形成阁楼墙体,其实这中间依然有很多的技术条件,比如说栅栏的伸缩缝,包括安装吊装的尺寸等等。当建筑师在盖房子的时候,如果接触到一个施工层面的问题的时候,其实建筑已经不再是简单的画图,而是真正进入到一个跟产品有关,你怎么吊装,因为是一个社会系统,我们的产品和社会系统接触的最多的,因而最能反映我们的社会系统。

  这个是在内蒙做的一个少年宫图书馆,形式非常的夸张,其实原有的设计并不是这样,原有的只是一个涂料,因为涂料和部分的青砖混凝土完全可以展现,但是现在我特别的遗憾,就是用石材切出来的。而且作为中国的设计师,很多不能说了算,尤其是在材料上,这是对设计的最大的制约,因为你没有材料根本都谈不上设计。

  每年都有中国十大丑陋建筑的评选,我是这个评委,这个是我评出来的丑陋建筑,不是我一个人的投票,有很多人在投票,这个是海选出来的。但是我依然认为可以给它一个丑陋的评价,美和丑不在评论,当你做的时候,你首先会觉得这种材料材性,和人的空间使用的所有的情况,但是这样的房子特别遗憾,它是为了一种手法或者是为了一种形势去做东西,有点像我们经常看的展品,因为展品可以天马行空,可以不顾其他的很多的条件,所以这种情况下,我只能给他认为是一个展品。所以我在从业20年的时候才有所反思,我做了这么多的大东西,我到底对这个材料对这些东西有没有认知。突然有一天做混凝土公司的人问我你了解混凝土吗?我说非常惭愧,我虽然做建筑师20年,对混凝土这件事真的是不知道,所以这也让我重新有了一种欲望,有了一种动力,再重新认识一下我们建筑中经常用的材料,它非常大,我认为有必要让它回归特别小的状态。当人把建筑变成这么小的时候,建筑业成了器物,也有了所有器物的一个属性。

  这张图是想说很多人把设计代入一个误区,完全是一个形势。这是所谓的艺术家的艺术品,抛开了联想,我不觉得这是一个设计,因为锤子不是他造的,镰刀也不是他造的,很多建筑师就是这样,石板不是他做的,窗户不是他做的,他只是一个组合,然后他们特别乐意谈他的理念,包括这位设计师或者是艺术家,他一样能够谈出来长篇大论,但它真的不是核心。其实建筑师应该向设计师学习,产品会去进行市场调研,了解它的痛点,当你面对痛点的时候设计才会变成设计,当你用材料设计的时候,设计才会更加的落地,才能成为真正的设计。

  我在东南大学正在代一门设计实践混合课,学生不是用画图做的设计,你也可以有图可以没有图,你只要用手做一个器物来解决问题就可以。这个案例用的混凝土,铝镁双氧土。这是一个学生做的凳子,混凝土做凳子大家没有概念,那我想让他在两天时间做一个凳子,他大概做了一个定型,然后翻过来就是个凳子,这个是大脑想出来的,但是他只能用手反映出来,只有用手来思考才能反映出来。我们可以用电脑,因为人脑不够,可以用电脑来帮助你想,参数化等等。但是那个有时候反而是事倍功半,他和整个材料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我的这门课在做的时候能够和材料发生关系。

  这个是另外一个学生,用立方体把气球灌进去,之后用混凝土灌进去,然后把气球弄破,形成这样的一个形式。后来也给他赋予了功能,比如说做仓鼠的窝。每个学生通过短短两周的时间,给他设计材料,然后和工艺结合的这样一种形式,会为他们一生的设计道路中带来很多东西。

  很多灵感完全是靠不住的,比如说某些人来给刚入道的设计师去做的一些读物。因为不去动手来刺激大脑来思考,那样灵感是没有的。这个是一个灯,然后是用沙子混凝土来浇铸,浇完之后有一些沙子可以从这儿倒出来,有一些相连的部分正好都黏在一起,然后里面放一个小的灯,可以变成这样一个状态。这个形式完全不是画的而是用手做的。

  产品视野下的设计其实是目标匹配度的逼近式实验。我前年专门开了一个产品设计的公司,我们想回归到一个对材料本身的研究状态里。因为只有对材料本身研究了,才有可能产生真正的动能或新的形式。这个是木头和混凝土之间的结合,我们之前认为木头和混凝土结合在一起总得用浇或者是捆绑。但是通过这个就会发现木头和混凝土浇在一起会很好,因为木头受损之后会微微的膨胀,尤其是你干燥之后膨胀并不会缩回来,混凝土干了之后恰恰会收缩,所以这个非常好。现在没有形成产品,所以我们在做一些基础性的研究。包括一些金属和其他的东西去来混合,这个黏合的非常好。

  我再讲两个我做的产品的设计,这个是一个瓷器的设计。当时就想像一个简单的旋桌拉起来,做成一个直线成,硬度会重新分布,让直面变得都是条条,这个会回答为什么你看到的瓷器都没有一个平面的,就一个像水平面的瓷器是极少的。像钢化玻璃刚出来的都非常的平,只不过你变成钢化玻璃之后变得很多的条条。所以最终我们就形成了这样一组状态,我认为它还不是最理想的状态。我这个脱不了膜,因为粘膜之后形状都不一样,这个是材性的问题。后来,最近我们还要出一个新的设计,就把这个全部都避免掉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说我们可以适度的摆脱一些图纸,或者摆脱电脑做一些设计。因为中国的工匠,在近千年形成了这样一些工艺。他们都不是在某个大学里去学的设计,去学的画图。也学过画样的基本功,但同样都是到一定程度发展成的形式。像斗拱,原来木头是大木头,非常少,它就是一些小木头不断的层叠,叠拼形成很大面积才能达到的一个状态,这个在材料上很符合工业设计的一些观念,就用最简单最少最便宜的材料制造

  假如这个有30米的跨度,在过去形成30米的跨度要有30米长的材料,它这个不是,只有3米,甚至是不到1米的材料,不断的拼打形成的一个结构,这个都是用手来思考的一个结果。它完全是很直接手去画的,不需要使用电脑。

  我原来建立工作室的时候,有一个小卖部,环境非常的差,我想给稍微的改造一下,但是小卖部是没有钱的,所以我就拿出一点钱来帮他做一下改造,我希望越少越好。我觉得用啤酒箱特别好,就研究啤酒箱,包括承重,是不是打眼之后钢筋可以穿上,为了让他经得其风雨,风大的话可能会刮倒。还是通过手做的办法对啤酒箱形成了研究,做成这个花了8000块钱,非常便宜的一种办法。这个中间我们也画过图,但是一开始肯定不是在画,而且图纸也不能完全反映这个信息。

  我认为设计师要回归动手,用手来思考非常重要。我们正好参加了一个威海项目的竞标,我们的竞标获得了第一名。最后是一个展览馆,解决一个70米的大的东西,我们想了很多的办法,把这个很脆弱的纸做起来,可以撑起自身的重量。未来这样一个展览馆70米,可以用玻璃钢或者是混凝土来建成。

  个人简介: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业设计专业,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硕士学位。富尔曼(北京)艺术设计中心艺术总监、家具设计师。

  为什么叫ECHO?因为我和一个设计师不知道AFFORBANCE这个词对应的中文翻译,后来我们想它可能是叫ECHO,就是回声。我开始关注AFFORBANCE的理论,看到卡洛拉蒂的分享,我个人认为他的分享也是人对感知、对信息接触的过程来做的深化的设计。

  我也是一直在思考人和设计的关系,我现在在做日用之道这个品牌。我们想做一个中国人自己的日用品牌,可能这个过程很漫长。我们都是在日常生活当中通过每件事每个小动作来思考、感知生活。有的时候我和我媳妇逛一天,他只告诉我他想买一个裙子,但是可能到晚上八九点会告诉我这是我想要的,后来我想我们俩已经算很亲的人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俩的确算是很亲的人,为什么这点信息我们沟通不出来呢?他无法描绘他要的裙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当时也很疑惑,后来我接触到AFFORBANCE的概念,我突然意识到我们可能有一些东西出了问题,其实每个消费者买东西的时候都是能表现出来他的态度,或者是能传递他个人的信息的话他才会去买。所以每个人都会在设计师的作品里找到回声,可能是无意识的,可能是有意识的。这个是设计师可能要挖掘的进步的方法。

  nike是我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的一个牌子,我记得1994年北京开了耐克,当时我攒钱买了一双耐克,但是现在大概已经有5-6年没进过耐克店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是我不爱运动,我也健身,但我不会再进入到耐克店了。后来我看到耐克这个广告,才意识到我为什么不去了。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大学的时候狂热的买耐克,其实是想表示“我就混了”。现在让我再这样,我得想半天,所以当一个产品或者品牌存在个人认同的信息的时候,我们就会去买了。

  这是我把人对一个信息的接受过程做的一个拆分,我们每天接触无数的信息都是通过这个五感来接受的,分成接受、唤醒、比较、认证、选择、充实的一个过程。我们所说的ECHO,一定是他有一个熟悉的信息牵引着他接受陌生的信息,而这个过程一定要经过大脑的认证、选择、比较,而最初的第一步是什么?是那个旧信息被唤醒,这个信息我们给叫做ECHO。

  我们作为每一个个体的人,可以活100岁。但我们在人类历史上不过是过眼云烟,而人类的基因分布在每个人身体里,我们是不可避免的。打个比方,有一本书叫《知需感》,它强调人的关系,猎豹在追羚羊的时候,为什么羚羊会准确的判断前方是否安全?是否要左转?是否要加速?人类有语言,可以通过周围的朋友告诉我们这个经验,但是羚羊是彼此之间无法交流的。那我想说明什么呢?就是我们人类整个的繁衍和生长生活的过程,某些基因是出生就有的。所以我把一个产品的设计叫做信息的再构筑的过程。那这个信息再构筑一定包括这几个方向,包括记忆,包括人的情感,包括人的行为,包括已知物的形态,和已知形态和未知形态的使用和研修。

  日本的丰田汽车博物馆,它把日本战后的所有日用品做了展示,比如冰箱的把手,可以从丰田的早期的车上的拉手里看到。那为什么这样?我们现在在讲创新创造,我个人觉得这个创新创造一定是一个有基础的,一定要找到使用者的回声,把它放在产品里面,让产品和使用者迅速接近。

  2014年我在北京做了拉姆蒂特尔在中国的展览,他被西方称为简约设计大师,这是他很有名的收音机,我特别喜欢他,因为他始终在做一个问题,就是A-B的最短距离,A就是使用者,B就是重复。这是拉姆蒂特尔的收音机,这个是苹果的产品,那为什么会用这个作为苹果的产品。拉姆第特尔说这是他对我的崇拜,他是想用自己的产品来构建他的产品,从而构成A到B的最短距离,当使用者在心态上发现他似曾相识,似乎使用过,似乎会用的情况下,他们就会迅速的接受这个产品。我们看这个是拉姆地特尔的冰箱,这个开合方式和使用方式是一模一样的。这个CD机,当你拉这个绳,像排风扇的在转,一拉音乐就出来了,大家就会感到很惊奇。

  我们如何在产品中和使用者构建一种通感,而通感来自于原有的记忆和经验。这个是我和大瑞的同门师弟做的,这个像一个紧箍咒,我们有通感,建业给了我一个,我也赶紧送人了,这个带在手上特别像跟媳妇表态一样,就是我是徒弟你是师傅一样。

  好的设计会让你会心一笑,我们的设计是关注人和物之间的关系,找到生活中运用过和验证过的知识体系,然后把生活中的运用轮廓按使用者内心的愿望进行设计,最终找到产品集体记忆的组合。所以我们可能会从不同的原型进入,这里面包含着我们的基因,包含着我们的记忆和经验,我们每个人在记忆中都有一个记忆的原型。

  我觉得好的设计是融合欲望和触动心灵的,这个触动我个人觉得是人脑的信息构筑。这个是日本设计师的电风扇,我特别喜欢,为什么喜欢?这个电扇在一档的时候噪音是15分贝,各位可能不知道15分贝有多响,是1米的距离一个曲别针掉在地上的声音。大家看这个叶片,这个转速是外面风速的1.8倍,所以它完成了10米内的自然风,你也不用担心风湿,你就直吹,我们中国的三轮叶片集中一个风向,导致吹时间长了就落枕了。按日本人的测算,这个电扇日本人用一个夏季只用一度电。

  这个加湿器,它完全采用了上注水的模式,这个加湿器我们可以放在家里面,一辈子不用挪动。它的优势解决了上注水的概念,而且像小时候家里用的花盆或者是坛子,放在家里不会有干扰。

  设计只是我们把曾经拥有的一个想法化成产品来实现而已。设计就在我们每个人心里,我们作为设计师也好,作为开发者也好,只是把它找到,然后挖掘出来。谢谢各位!

  个人简介:1989年毕业于罗马建筑学院,从1990年起在多所建筑设计学院任教数年。

  首先在我们职业创新方面的经验,通过电脑帮助可以使我们脱离传统的建筑社会,可以让每个建筑师变成一个自由职业者,它可以通过网络的方式脱离设计师事务所,或者是建筑师事务所。那么这种工作方式和联络方式,通过跟软件的关系,脱离了材料的联络的关系,可以使建筑师脱离这种群体而建立一种独特的零计算的关系,变成一种非常独特的工作关系。我们刚才都看到了卡洛拉蒂在讲话当中的建筑,他也做了云工作的模式,这种模式也有助于我们职业发生变化。

  我第一次来中国印象非常深刻,欧盟对于我们的建筑已经进入了一种新的模式。首先把以前封闭式的创新变成开放的创新,以及网络化的创新模式。过去把老师作为主题的模式已经被超越了,通过云联络的方式,可以建立这种全新的,根据每个人的个性,每个人的才能,进行量身订做的教育模式。教授或者老师不再是传统导师的某种方式,因为现在可以用很低廉的价钱获得智能终端,这个可以大幅的降低人们的共享成本,我们可以在网上可以找到很多信息。过去有人说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建筑等级的关系,变成各种平面的关系。在经济学人报上,去年有一个著名的美国作家曾经谈到,大的建筑将来会消失,每个建筑师都变成了自由职业者,因为这种创新是这种对过去的传统的一种破坏,我们这种破坏是一种积极的方式。

  简单的阐释下就是,过去某种程度上既要翻译过去,在某种程度上也要背叛过去,所以不是简单的冲破传统,而是通过这种形式进行创新,既是一种延续又是一种扬弃的过程,这是今天思维的模式。

  欧洲的历史有城邦国的概念,对我们来说就是有一种智慧城市的理念,比如说有的城邦国有循环式的资源的利用,还有对能源的运用、生物的运用。那么这些在过去的城邦国里面,再加上各种各样的可关联的智能终端和设备,就可以在不出门的情况下了解我们和城市相关的信息。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很多职业也会消失,我们通过个人能力来保证我们生活的质量,不需要再依靠某些职业。比如说一些著名的网站当中,你就可以通过自学的方式进行符合自己需求的教育。欧洲在二氧化碳管理法规上可以说是全世界最严格的地区之一,特别是对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比较传统的化石的燃料,如天然气就需要用这种可再生这些能源来替代它。不然我们的命运将会不可避免的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因为我们现在的能源消耗已经超出地区的供给能力了。那么在我们智能的家具当中,通过对能耗的合理控制,可以使我们的生活成本进一步的降低,可以降低油气消耗。意大利的水电费单上都会明确的列出这个月和上个月的差异,这个也是对用户的节能教育。

  我们看到了整个经济正在变成一种循环经济的模式,而且这个循环经济的理念,通过很多方面都可以来实现,既包括生物方面,还包括技术方面等等。

  可持续性是一个很大的圈子,像一个魔术球一样,我们可以在这个球形当中。大家知道金钱会给我们带来幸福感,但是这个钱有赚来的,也有省下来的,我们对这个进行了调查,幸福感来自于节省下来的东西,这种理念逐渐被年轻人所接受。

  这个建筑师与工厂之间的联系,通过云计算或者是云风险的分析可以达到节省的理念。有一个别墅可以脱离电网,实现独立自我供电,而且它的成本非常的低,我们可以使用两千瓦的电量就可以让这个别墅工作生活10个小时,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使用免费的太阳能。

  中国的很多建筑上都没有太阳能板,而看德国的这个城市,他每一年的日照能力只有那普鲁斯的四分之一,但是它每个建筑上都有太阳能板,通过这种创新模式可以利用隐性的方式使建筑可再生能源。过去太阳能板会影响外观,而今使用包膜式太阳能板可以让每个用电的人变成发电的人。如果这个电量过多,甚至可以把自己家里的电力卖给电网。我们要看到第三次工业革命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让大家的发电也变成自由化的分散式的技术。今天在座的很多都是年轻人,你们完全可以用这种全新的方式进行全方位的思考,包括能源的使用。

  老建筑师没有办法使用这种电池板,我们看到一些传统的建材,比如说老式的窗户,遮阳的窗户,现在只要用简单的技术就可以在全世界很多地方使用太阳能电池板的遮阳板。所有的这些设计的理念,都为了把能耗降到最低,最大限度的利用可再生能源。

  这个是科尔金的图书馆的实验室。科尔金非常冷,因此要很强的保温性能,此外还要更好的利用能源。我们用了一个非常古老的温室的概念,我们把这个温室放在这个建筑里,使这个建筑本身尽量少的使用能源,它是一个蛋型的建筑,这个外形可以从科尔金本地人的金屋找到这种理念,他要延续这种传统,用创新背叛这种传统。它有这种各样的环形的线条放在一个容器当中,保证它恒温。在这种空腔的建筑体当中,外面的温度有零下二十度,而这个内部设计的温度是二十度,相当于地中海的温度。他利用地热泵和循环风道,还有各种各样的向上的通风道,可以使空气在这个里面进行自我的循环,使得内部的空间不断的循环,保证了空间的舒适度。太阳能是薄膜式的,放在玻璃窗上,中国很多玻璃式的建筑,完全可以充分利用薄膜式的太阳能电池。

  在城市规划中很多废弃的区域,比如意大利的阿伯林面条场,决定要把这个老区域进行重新改造,要重新对老厂房进行拆除,然后去重新的规划,完成太阳能还有地热泵的利用,特别是在意大利南方有一些太阳能要改变这个建筑的朝向,我们把这个窗台重新进行规划,将道路进行重新的规划,外玻璃幕墙都是双层式的设计,同时还有薄膜式的太阳板放在其中。这是一个购物的中心,这种公共建筑不能成为拒人千里的感觉,需要它是能鼓励人们进行聚会的地方。

  我们再继续回到谈创新和软件的功能,在意大利的中部的地区,通过CAD模式,把传统的方式取代了。在座的很多人完全用电脑设计了,图纸也就不再用了。这是在意大利中部的伯利尼亚的世博会建筑,这里面是一个温泉的疗养中心。这个地方过去是一个工业区,通过软件的设计,把它变成非常自然的非常舒适的空间,这也是很多建筑师的一个梦想。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种山洞的概念,特别是山洞里有水的概念,最终我们做出了这样的效果,这种跟材料的联系,还有自由图形的组合的方式。所以需要建筑师把想象力和软件结合起来。

  这是完全独立发电的,每家的发电投资只有65欧元左右,可以保证外面的太阳能的热不能进到这个房屋,我们在这里做了一个美式的游泳池,非常舒适。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风电还有电池板与电网相连的状态,看到这个电池板不是传统的电池板,而是薄膜电池板。在这个本身里面没有任何电费的花费,相反还可以把发出来的电卖给电力公司。

  这是在南非所做的一个建筑,在中国可能两栋大楼就解决了,但是我们在南非是一种平铺式的建筑方式,它可以充分考虑到当地居民的需求,我们这个居民区建立在一个山丘上,可以看到不同的城市,就像在意大利的中心区的布置一样,它可以充分的考虑到跟自然地形的接触,房屋与这些地形有很好的结合。

  这也是可持续性能的居民区,这个建筑每个都是独立的太阳能发电塔,还有地热泵,还包含集中供暖的发电,包括水的循环使用,还有各种各样的垃圾的循环使用,都进行了全面的规划和设计。

  这个是在北京举办的一个建筑设计,他把已废弃的工业区,利用非常独特的太阳能发电的模式,利用反射把阳光集中到中间的台上,形成一个太阳环的理念。

  在欧洲需要分散式的发电,对于一些老的厂房,上面要装上这种太阳能电池板,因此任何的现成的工厂都可以装上太阳能电池板,而且并不会有影响。这个是我们在上海的龙型购物中心。当时让我们做非常庞大的建筑,我们想要不然像航天飞机一样,但是最后的想法是像一个龙型的设计,首先我们要解决它本身的结构,因为是龙形,我们可以看到他的这个主体结构,电梯塔和钢结构,总建筑面积大概是7万-8万平米左右,地下有一个将近1兆瓦的太阳能发电的能力,这个设计我现在还是非常喜欢的。

  节能环保的教育,就是对意大利建筑师也要进行这种培训或者是教育的活动,这也是我们建筑相关的教育活动。我刚才所讲的基本理念也跟大家讲了,那么这个我们所做的在意大利不同的城市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讲座和教育的培训的活动,我们的使命就是让我们建筑师共同的面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挑战,谢谢大家!

  上海商场人气爆棚!有人凌晨2点多出门买买买:逛得动,因为有买东西的动力

  潍坊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原副支队长、 二级高级警长,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原党委负责人、局长黄在升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iPhone 13缺货,富士康员工国庆假期悠闲,零部件短缺制约苹果产业链

  你眼中的美国大学 VS 亲戚朋友眼中你的大学:留学生哭晕在厕所....